新闻详情
【泛嘉·行业资讯】页岩气钻井外包:民营企业初试页岩气

去年11月22日,宜宾珙县石碑乡,由民营企业新疆派特罗尔公司承钻的页岩气井——宁209H24-1井完钻,这是挂靠在川庆钻探公司下的民营队伍钻出的第一口页岩气井。至此,川南页岩气钻井市场化工作取得实质进展。


近年来,页岩气高速发展,川南是主战场,9.7万亿立方米的储量规模,居世界第二。根据规划,到2020年,川南页岩气将达产120亿立方米,新开钻井943口,新投产井710口,其中2018年计划新开钻井近400口,是2017年的三倍。


储量变产量,要靠多打井。飙升的钻井工作量,撕裂了钻机缺口。中国石油集团调用内部所有可用钻机支援,依然无法满足生产需求。打开页岩气钻井市场大门,吸引外部力量成为破局之举。


一种新的生产组织模式出炉:中油油服引进外部钻井队伍,由川庆钻探公司、长城钻探公司统一进行管理,提供工程技术服务,川渝页岩气前线指挥部负责指挥协调,西南油气田、浙江油田两家公司共同开发川南页岩气。


这是川南页岩气钻井市场首次向民营队伍抛出橄榄枝。“希望能向中石油的队伍学习经验,顺利完成任务。”庆阳吉顺公司四川项目部负责人苟元伍对合作表示期待。


现象 民营企业初试页岩气


去年6月,页岩气钻井市场正式“开门迎宾”,窥探已久的民营企业摩拳擦掌。不少企业负责人表示,这几年页岩气是热点,工作量饱和,钻页岩气井,值得一试。


经过严格招标,11支队伍获得了川庆钻探公司发放的入场券,在长宁区块开展作业。


进入市场的队伍诚意十足,硬件设备上,仅钻机配置就斥资不菲。11支队伍中,50D、70D全电动钻机有5台,且仍在陆续投入新钻机。若把钻机崭新程度用“1”表示“全新”,民营队伍的钻机大多在“0.9”甚至以上。在网电钻井方面,多数队伍自带网电设备,相比柴油机发电,不仅成本下降,施工噪音也得到有效控制。


软件配置上,民营企业同样花足心思。第一次钻探页岩气井的陕西宝春公司,特意聘请曾在斯伦贝谢公司有丰富钻井经验的工程师张广宇担任参谋,进行技术指导。而主战场在新疆的派特罗尔公司,尽管在塔里木油田创下多项技术指标,此次进军页岩气也不敢懈怠,专门设立四川钻井工程事业部,选派对页岩气水平井施工有丰富经验的人员开展作业。


然而,页岩气的钻探有别于常规气,其周期短、节奏快,且盈利空间有限。民营企业要想真正尝到甜头,并非易事。


四川盆地构造复杂,纵向发育27套储层,地层压力变化大,尤其是川南地区喀斯特地貌发育,极易导致井漏等井下复杂。对于绝大部分是第一次进入四川钻探页岩气井的民营队伍来说,挑战不小。刚开钻时,庆阳吉顺公司就因低估了地层复杂程度,多次发生钻具刺漏,最后只得追加资金,更换全部钻具。

在宁209H49平台,张广宇指着场地周边一圈绿色的防护网说道:“还没开钻,光制作这些东西和牌子就花了上万元。”他口中的“牌子”是中石油推行的目视化管理,按照要求,井场一切设备设施、板房器具等都要配备铭牌,而这些开支起初并不在该公司的成本计划范围内。


除了预料之外的花销,民营队伍还面临着其他“四川特色”带来的考验。


深秋的长宁地区,连续数日阴雨绵绵,到了夜间,浓重的雾气弥散开来,笼罩着整座井场。如此潮湿的气候让常年在新疆、内蒙古等北方地区作业的民营队员直呼“不习惯”。而井场旁边就住着村民,对曾经在大漠中钻井、方圆数十里不见人烟的施工队伍而言,更是全新的“体验”。


“村民经常来找我理论,一是噪音影响,二是担心我们钻井污染农田,环保压力很大。”派特罗尔公司生产协调员廖大忠坦言,协调工作的推进比想象中困难。


眼下,该公司完钻了入川市场的第一口页岩气井,完钻周期90天,平均机械钻速4.79米/小时。承钻该井的7016BP队队长张永川表示,钻井要盈利,周期很关键,目前第一口井完钻时间并不理想。但他同时强调:“队伍初来乍到,需要磨合与适应,要多打几口井才能知道效果。”


尝新 国字号牵手民营队伍


位于重庆的川东钻探公司是川庆钻探公司管理引进民营队伍的试水点,2018年6月8日,东钻业务外包项目经理部成立,专项管理钻井外包业务。


对钻探公司而言,曾经是施工方,如今要行使管理方的职责,这种转变无疑带来不少挑战。


“最大的挑战就是安全管控。”川庆钻探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安全总监王治平直言,民营企业虽然重视安全,但在重视程度、细节处理上远达不到中国石油集团要求。


近年来,中国石油集团外部承包商事故层出不穷。今年上半年,就有超80%的安全事故出自外部承包商。去年10月底,中国石油集团对不符合安全生产要求的外部承包商进行了清理,数量达到225家。去年11月22日,王治平在总结该公司2018年下半年QHSE管理体系检查审核时,明确要求“坚决停止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承包商的作业”,对外包队伍安全管理再加码。


这样的重拳并非矫枉过正,而是形势使然。安全对于油气行业而言,是头上的紧箍咒,丝毫松不得。


为了提升民营队伍安全环保意识,保障顺利完成钻井任务,川东钻探公司将中国石油集团、川庆钻探公司的安全环保规章制度汇编成册,指导队伍学习和执行,下发了《钻井业务外包管理指南》《长宁区块钻井指导意见》等若干文件,明确生产运行管理流程。此外,向作业现场派驻QHSE监督,在进入215.9mm井段前,每口井派驻一名监督开展日常查患纠违,对关键作业进行旁站监督;在215.9mm井段作业中,每口井派驻两名监督实行跟班作业和过程监督,确保井队安全作业。


高强度的考核培训与频繁的安全检查,让民营队伍心生畏惧。“那段时间,看到检查的人来了就害怕,他们要求很严苛。”庆阳吉顺公司钻井工程师何元坦言。


面对这样的“苦水”,川东钻探业务外包项目经理部苟洁表示:“可以理解,但我们并不是想找他们的麻烦,而是想帮助他们做得更好。”川庆钻探公司、川东钻探公司从提前告知地质风险、强化井控技术指导、提供井漏处置方案等各方面给予了民营队伍支撑和帮助。


“这也是我们最初的约定。”川庆钻探公司总经理助理吴述普说,其实在前期调研时,对于要不要打页岩气井,民营企业也吃不准,初期投入高、盈利见效慢等难题使他们踌躇不前。为了打消疑虑,川庆钻探公司承诺多项优惠政策,让利于民营企业,同时保证尽全力解决他们在技术、管理等方面遇到的障碍,让他们吃下定心丸。


截至去年12月6日,11支外包队伍钻井总进尺26258米,平均机械钻速5.00米/小时,年累开钻井14口,安全生产形势平稳,未发生安全环保事故事件。


担忧 同台竞技何分高下


随着民营队伍的进入,在川南页岩气市场,已呈现出自有队伍与民营队伍同台竞技的新局面,一股相互较劲的潜流开始涌动。“如果打井打不过他们,会很没有面子。”这是川东钻探公司员工的真实想法。因此,当面对公司对民营队伍的倾囊相授时,一些员工不免表达出担忧:把招数都教给民营队伍了,以后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工作量?


“未来真正赢得工作量的敲门砖必然是技术,我们只要保持进步,抓住技术的制高点,就能掌握市场主动权。”吴述普表示,当前要站在大环境下看待彼此关系,“通过合作来推动页岩气开发,这是双方共同的愿景。”


按照川南页岩气开发以每五年新增100亿立方米的产量目标预计,未来钻机及队伍的需求量将长期保持高位运行。目前,为了保障页岩气井的钻探,川庆钻探公司动用了27台钻机,并不断从新疆、长庆以及海外市场调回钻机进行补充。但不容忽视的是,川庆钻探公司在常规气区块的工作量也很饱和,同样需要大量的队伍与装备。在分身乏术的情况下,引入外部队伍,是帮助公司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


实际上,隶属川庆钻探公司的长庆钻井总公司,早在川庆钻探公司成立前就与民营企业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合作,为长庆油田提供工程技术服务,通过一系列举措,实现了互利共赢。


去年11月24日,中国石油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王宜林到访四川,对页岩气钻井市场化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川庆钻探公司要结合当前和未来发展需求,合理购置设备,研究运用市场化手段解决部分设备紧张问题。”不难看出,页岩气钻井市场化已是开弓之箭。


目前,为了适应新的形势,川庆钻探公司一方面要求员工转变固有思维,提升团队合力,另一方面努力调动民营队伍积极性,充分利用民营队伍的低成本优势和人员、设备资源,最大限度发挥“自有+民营”的组合效果。


“其实,我们的队伍仍存在一些执行力不强、基层机关化、缺乏工作激情等问题,如今,民营队伍的进入反而是一种机遇,能激励自有队伍持续学习。”吴述普说,钻井没有常胜将军,某支队伍在某个区块的钻井成绩好并不能说明什么,拥有强大的学习能力,能迅速适应不同地区的地层特点,提前预判事故复杂并在第一时间准确处理,牢牢把控住安全,才是衡量队伍综合水平的关键。


思考 钻井市场化如何高效运作


引进民间力量进入钻井市场,对四川油气田来说,是头一遭。新的服务模式是顺应市场化经济发展的一项改革,带给各方全新体验。


值得注意的是,此番四川油气田试行钻井市场化,仅仅开放了页岩气领域,相比其他油田的高度开放,显得更为谨慎。


记者采访了多方专业人士,均表示:“这种谨慎是必须的。”


四川盆地满盆含气,常、非并举。近年来,磨溪—高石梯区块、双鱼石区块、下川东地区等常规气均是上产主力区,然而,这些井多为高温、高压、高含硫的“三高井”或井深逾7000米的超深井,钻探风险非常大,没有足够丰富的钻井技术和经验,无法赢得油田公司的信赖。目前,仅有中油油服的“正规军”拿到了钻探这些井的通行证。而作为非常规气,页岩气埋藏深度多未超过地下5000米,钻井风险相对较小,以其作为试水对象,更为稳妥。


当下,随着“1234”规划的落地,川南页岩气开发进入全面提速阶段。经过多方合力,已有141台钻机投入作业,年累产气36.47亿立方米。如此巨大的生产场面,对工作效率提出了更高要求,钻机的高效动用更是关键。


据西南油气田公司生产运行处介绍,在页岩气区块,一台钻机年均钻井数理论上可以达到4口,而目前仅为2.5口。中油油服在去年10月发布的统计数据中显示,2018年1至9月,页岩气区块井均占用钻机时间为117天,其中耗费在套变、卡钻、钻机搬安、设备等停、企地协调等方面的非进尺时间就有38天,占比32%。


“效率始终是钻探施工的核心要点。”西南油气田公司副总经理、安全总监乐宏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钻井效率能提升三分之一,那现有钻机基本就能保证年钻400口页岩气井的工作量。


这笔账,油服公司更加清楚。为了提升非常规区块作业运行效率,中油油服提出深井提速15%、事故复杂减少15%、钻机等停减少15%、利用率增加15%的钻井提速“四个15%”以及工厂化压裂提速30%的目标,尽快实现90%以上钻井队一年“五开五完”和“四开四完”。“今年,川庆钻探提速同比可达15%以上。”吴述普表示,提速无极限,该公司将继续以安全为中心,不断加大提速提效攻关力度。


与此同时,西南油气田公司也正在探索自主开放页岩气钻井市场的最优模式。不难预见,随着合作的深入推进,油田公司、油服公司、外部钻井队伍之间的配合至关重要,如何迅速度过磨合期,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减少非进尺时间的消耗,真正有效提高效率,已成为决定页岩气钻井市场化成效的核心要素。这是一场对统筹者与执行者的考验,也是一个寻找共生平衡点的过程,需要多方持续思考与摸索。

(来源 ECF国际页岩气论坛)


产品搜索